远程服务器返回错误: (404) 未找到。 真钱牛牛游戏有色金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有色行业2019年下半年策略报告:有破有立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6-17 9:43:00 浏览112次

20190614长江有色金属网??

?

2019上半年回顾:深层次的“供需”差异导致各商品背离的淋漓尽致。黑色系继续受益于“供给侧改革”,更重要的是2018年中期后中国经济“稳增长”调节方式为投资端为主,中游制造和下游消费则不断走弱,直接冲击大部分应用于中下游生产和消费的有色,“黑色强有色弱”不断加剧;而有色商品间的差异则来自于政策的冲击及各经济体所处周期阶段的不同,如稀土和黄金表现“两支独秀”。二级市场亦是如此,宏观和流动性预期变化带来“四月分水岭”,并在上述两板块带动下有色板块整体跑平大盘。

?

2019下半年展望:定义周期位置很关键——逃不开的“基钦周期”,当前处于“回落后期”与“复苏前期”,全球继续同步下行,逆周期调节成普遍选项且有进一步蔓延之势。16年开启的这一轮基钦周期正接近尾声,回落期已经渐成共识,复苏的动能可能就在于全球降息、宽松,目前各经济体逆周期调节也成为了一种普遍选项,并有进一步蔓延之势——中国“弱刺激、强改革、防止硬着陆”的稳增长模式或仍将延续;美国经济从见顶已然进入了加速回落区间,美联储2019年年底降息预期已经从4月份的20%附近,一举攀升至90%。在基钦周期需要继续完成“*后一撇”的背景下,宏、微观面有破有立,有色间背离或将延续,强者恒强:

?

黄金:“加速回落”的美国经济数据,打开黄金年内上涨空间,当前处于真实收益率回落第 一阶段,黄金行情将可能再次重演“跨年度行情”。这一轮美国真实收益率回落开始于2018Q4,金价上涨也开启于此,但193-6月份之间黄金资产其实并没有获得超额收益,5月底及6月初美国经济正式从见顶转向回落,黄金资产才又一次被市场所关注;结合对基钦周期“回落后期”与“复苏前期”,及美国经济走向判断,当前处于真实收益率下行第 一阶段—主要驱动来自国债收益率的回落,我们继续看好黄金下半年表现,重演15-16年“跨年行情”也是题中之意。

?

铜:延续紧平衡

?

1)铜精矿供给仍处低增速区间

?前期资本开支决定当期产能释放,矿端供给仍处扩张周期底部。铜矿山项目从勘探至投产约5-8 年(甚至更长),激励价格对于铜矿资本开支活跃度的提升进而带动供给增加的时间周期为有色金属品种中最长。我们梳理了近10 年全球铜矿巨头的资本开支情况,从中不难发现,基本在2012-2013 年前后触顶,此后下滑,再向后平移5 年,也即当前铜矿增量部分依然由上一轮资本开支高峰所贡献,且已进入末端。

从现实情况看,铜矿供给仍处低位水平。2018 年,全球铜精矿产量约为1680 万吨,同比增长约2.5%,产量的超预期增长主要是干扰率较低所致。而过渡到2019 年,明显放量的主力矿山仍旧不多,增量主要来自以下几个项目(具体如下表所示):最大项目为第一量子矿业Cobre 铜矿,预计2019 年将贡献15 万吨增量;Chuquicamata 有望贡献10 万吨增量;同时,KOV 有望贡献约6 万吨增量。此外,再无单体项目贡献较大增量。我们预计2019 年全球铜精矿产量约为1720 万吨,同比增长约2.3% ,拉长周期来看仍处于低速增。这也可从2019 年长单环比继续下滑得以印证( TC 80.8美元 /吨,较 2018 年续降1.45 美元 /吨)。

?

?

2)重点关注:库存低位 +废铜扰动

? 库存是供需博弈的结果,表征双方相对强弱,亦代表对供需缺口的再平衡能力。 截止目前,显性库存已降至绝对低位,全球4地显性库存约为 84 万吨,同比下滑 15%,为2011年以来低位,其对供给端扰动的对冲能力显著下降。废铜方面,按照目前政策要求, 2018年底禁止七类废杂铜进口 ,规范六类废杂铜进口,SMM统计数据显示, 2017 年废铜进口(金属量)约为130万吨, 2018年为 125万吨量级,其中,废七类约 20 万吨,废六类约 105 万吨(政策变动导致贸易结构有所变化),同比降幅并不大;但若2019 年废铜进口有所变化,则将对供给端造成进一步扰动。

?

3)供需偏紧,铜价中枢上移

? 从需求端来看,主要集中在电力、建筑以及家电等强周期属性领域,合计占比达3/4。其中电力占比超过 50% ,这也决定铜价表现同宏观经济景气度高关联性。

? 电网投资降幅收窄。今年以来,电网投资出现较大降幅,1-2月电网基础建设投资额累计同比下降约40% ,此后降幅逐月收窄,累计同比约7.6% 。再考虑到电网投资结构调整(配电网占比提升),其对铜消费的拉动作用可部分对冲电力领域投资整体下滑。

?

新兴领域值得期待。 重点是新能源汽车,与传统汽车相比其增量用铜主要体现在锂电铜箔、电机线圈以及低压电缆等几部分,纯电动乘用车用铜量(约90KG/ 辆)较传统车(约20KG/辆)大幅提升,若按平均单车用铜量 75KG测算(包括插电混合、纯动车),新能源汽年度贡献铜消费增量约为 7-8万吨量级,且增速远高于精铜消费整体增速,是消费的一大新增长点。

?

综上,从基本面看:紧平衡的供需格局支撑铜价中枢上移;从宏观面看:当前市场价格也已出现了部分悲观预期,若贸易谈判边际缓和,叠加国内外“稳增长”效果逐步显现,则将助力铜价向上,趋势性行情仍有赖于宏观预期的实质性转暖。一言以蔽之,铜原料中长期供给趋紧的方向不会改变仍为铜板块投资的“主线逻辑”。

?

稀土永磁:中重稀土涨价不可逆,磁材开启新一轮景气周期。1)稀土重要性毋庸置疑,虽然资源并非中国所独有,随着中国强力推行环保政策以及对稀土黑色产业链的整顿,已然完成“资源纯输出”到“资源输入”的转变,但资源仍占全球主导。云南封关或导致中重稀土缺口刚性(30%),中重稀土涨价大势所趋;2)稀土永磁或将双重收益,高端品新一轮景气周期开启:一方面,磁材行业以毛利率定价,将在一定程度上受益稀土价格上涨,另一方面,我们更看好的是:随着电动车加速放量,新能源车领域高性能磁材需求占比迅速提升,磁材有望进入新一轮上升周期。3)更进一步,中国优势小金属的战略价值和地位或正在不断被发现和重估,如稀土、钨、锑、锗等,我们也希望能够看到中国战略性矿产资源行业能够实现更好的发展。

?

铝:蓄势待发,中周期的起点。行业变革仍在深化,库存量已降至115万吨以下水平;铝的供不应求可能将是2019年以后一个中期命题,这是因为电解铝供给侧改革的一个结果便是“电解铝产能红线”,有效产出量为3900-4000万吨,供给*终是“产出顶、库存底”,而一旦需求预期得到进一步改善,电解铝进入景气周期将在所难免。